米尔沃尔对布莱顿:奇書《詞諫》

布莱顿邓克 www.svvxds.com.cn 核心提示: "吳再《詞諫》中指出:"……這群強盜之所以組成了囂張猖狂的侵略集團軍隊,根本目的在于霸占中國領土以及掠奪中華大地的財富,消滅義和團僅僅是一個借口,對于帝國主列強而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奇書《詞諫》

"心無機事,案有奇書。"在圖書泛濫的今天,想找一本好書難如沙里淘金。但那天,我偏偏與一本奇書不期而遇。此書名之曰:《詞諫 (現代漢語詞典)評析與補白》。稱《詞諫》為奇書,一則奇在,它是以一介書生單槍匹馬,向一群語言權威挑戰;二則奇在,這個書生是如此的年輕 30歲,為報社的一個小編輯。但年齡輕也罷,資歷少也罷,卻無法阻擋他挾才勇向權威沖擊。

《詞諫》這本書的作者名字叫吳再,他寫這本書,是針對1996年七月修訂第三版1998年10月北京第221次印刷的《現代漢語詞典》修訂本。吳先生以敏銳的現代意識,對這部最新版本且好評如潮,被全社會視為權威工具書的《現代漢語詞典》,提出"商榷"、"建議"多達5000余處。雖是一家之言,卻是不無道理。

比如:"阿飛"一詞,《現代漢語詞典》的釋義是:"指身著奇裝異服、舉止輕狂的青少年流氓。"吳再在《詞諫》中道:"……如果這個釋義繼續存在,首先要查封取消全世界的模特行業,哪個模特兒不以標新立異為榮,那種冷艷的張揚不比'輕狂'還嚴重得多?……現在就更不得了,除了奇裝異服,港臺歌星的頭發更是離譜得很,像王菲,像李玟,她們莫非也是女阿飛?!"你不能說吳再評得沒道理,認定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哪能僅憑著裝和舉止?這也太幼稚了吧。現在街頭上的騙子,早就開始把他們自己裝扮成了貌似敦厚的樣子。是不是"阿飛",萬不可以衣貌取人。

再比如:"八國聯軍"一詞,《現代漢語詞典》的釋義是:"1900年英、德、法、俄、日、意、奧八國為了撲滅我國義和團反對帝國主義的運動而組成的侵略軍隊。八國聯軍攻占了天津、北京等地,于1900年強迫清政府簽訂《辛丑條約》。"吳再《詞諫》中指出:"……這群強盜之所以組成了囂張猖狂的侵略集團軍隊,根本目的在于霸占中國領土以及掠奪中華大地的財富,消滅義和團僅僅是一個借口,對于帝國主列強而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另外,我們明顯體會'撲滅'一詞的使用上是有褒貶之分的,一般指被消滅者往往是不得人心或禍害百姓之類的事物,如'蚊蠅',如'大火',而從'反清復明'演變成'扶清滅洋',最終高舉反侵略反殖民的旗幟,用'撲滅'一詞,似乎讓不明歷史真相的年輕讀者誤以為義和團運動可能是一場暴亂或騷亂之類的。"

這個詞條牽涉到了一個歷史政治問題,如果吳先生說得有道理,那《現代漢語詞典》的編委們真得要考慮趕緊"整改"啦!

我在這本厚達580頁,共計43萬字的《詞諫》里,信手摘來兩例,已經讓人覺得此書不可小覷。作者在書中處處體現了"現代意識",而《現代漢語詞典》在這方面卻的確有著明顯不足。如吳再認為,選用"跳房子"不如選用"跳樓價",選用"互助組",不如選用"互聯網"。

讀《詞諫》,我有一個強烈的感覺:《現代漢語詞典》的編委們是不是老了點兒?不是老在年齡,而是老在意識。它真的趕不上時代的步伐了。一本剛出版不久的工具書,就發現有如此多的陳舊詞條,這讓人們無言以對。

好在有一個年輕有為的吳再及時站出來,著一部諍諫之書,醒人眼目。其才氣可嘆,其勇氣可贊。權威也需要監督。壟斷,在學術領域里應該被不斷打破,以免自誤誤人?!洞授傘肥竊?個月的時間里一氣呵成,它自然不可能十全十美。它不是《現代漢語詞典》的補編,我們只能將其當作一本矯枉過正的雜文集來讀。

但它確是一部奇書。它以一個諍友的身份,將在今后的一段時間里,寸步不離地跟隨在《現代漢語詞典》左右。

作者:劉宏偉